当前位置:主页 > www.obozy6.com >

趣店一季度营收跌462% 转型奢侈品电商又押注少儿教育

发布日期:2021-07-09 07:53   来源:未知   阅读:

  交出的2021年一季度成绩单显示,其总收入5.15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46.2%;归属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的现金贷头部平台,近年来屡屡转型。在尝试了汽车分期、在线教育、奢侈品电商后,今年一季度又将目光转回教育领域,宣布正式布局少儿素质教育业务。巧合的是,就在公布一季报的当天,教育部召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这次趣店押注少儿素质教育转型能否成功?

  2021年一季报显示,趣店一季度总收入为5.15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46.2%。归属于趣店股东的净利润为4.784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4.865亿元,每股美国存托凭证摊薄收益为1.81元。

  收入方面,融资收入、贷款撮合收入和其他收入、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销售收入及其他、销售佣金是趣店的主要收入来源。具体来看,截至2021年3月末,趣店的融资收入总额为3.618亿元,较2020年第一季度的人民币6.227亿元减少41.9%,原因是平均表内贷款余额减少。由于一季度表外贷款交易量减少,贷款撮合收入及其他相关收入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4.224亿元大幅下滑97.1%至1220万元。

  不过,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亏损1.504亿元增加至5060万元。销售收入及其他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1710万元增加至6250万元,主要由于与万里目电子商务平台相关的销售。销售佣金则继续下滑,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人民币3370万元减少68.1%至人民币1070万元,原因是商品信用交易金额减少。

  去年以来,受疫情和监管政策调整的双重影响,消费金融行业面临一轮调整。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调整、网络小贷监管新规落地等对现金贷、消费金融行业都产生深远影响。

  趣店一季报显示,公司信贷服务业务保持稳定,完成交易额44亿元,在贷余额41亿元。由于采取了保守和审慎的策略,截至2021年3月末,贷款账簿业务的未偿还贷款余额总额较截至2020年12月底的未偿还余额41亿元,环比减少15.1%。贷款账簿业务的未偿还借款人数量由2020年12月末的320万下降至2021年3月末的300万。

  “行业的监管风险不容忽视。我们观察到,包括利率、杠杆限制、信息披露要求、信用担保限制等监管态度一直偏向收紧。我们也秉持谨慎的策略,这意味着我们将继续保持严格的信用评估规则和与过去相当的交易量。”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在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作为国内一度领先的现金贷平台,近年来趣店的金融主业增速放缓,失去了往日的风光,与此同时趣店一直在尝试各种转型,还跨界到不同的领域,推出过高端家政服务项目“唯谱家”、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园社交项目“相同”、少儿阅读项目“大白儿童阅读”等。

  最近的一次转型是在2020年,趣店旗下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高调上线,甚至还拉上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贾乃亮等五位明星代言,“百亿补贴”撒起来也毫不手软,不过最终收效甚微。

  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趣店即将结束旗下奢侈品电子商务业务。对此,向趣店发出采访问题,询问该业务发展情况,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在万里目APP查询时发现,此前销售的海蓝之谜、SK-II、娇兰、雅诗兰黛等化妆品品牌展示页内,均显示“没有找到相关商品”。其他品牌能提供的商品选择也很少,比如Fendi品牌馆内,仅有一款男士拼色卡包,纪梵希品牌馆也仅有女士运动鞋等五款商品。

  尽管一季报中显示,其万里目电子商务平台相关的销售收入已由1710万元增加至6250万元,但平台成立一年来,该业务在总收入中贡献仅一成左右。在一季报中,趣店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敏和祝祺对此业务均只字未提,或许因为他们接下来的转型除了名字仍保留了“万里目”,其他都毫不相关。

  罗敏在一季报中谈到,2021年第一季度,在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中,公司继续执行与现金贷业务相关的审慎经营策略,同时,在推进早期儿童教育业务计划取得重大进展。

  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很高兴今年1月在厦门正式启动了第一个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该中心开业标志着趣店幼儿教育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近期,万里目少儿业务的开支增加可能会对我们的盈利能力构成压力。但我们相信,从长远来看,与许多其他线下业务相比,万里目少儿业务将有优异的单位经济效益。”

  资料显示,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专注于0-9岁少儿全学科素质教育,主要涵盖运动、艺术、表达、思维等多领域的兴趣启蒙、潜力开发等。目前,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首批落地城市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厦门。

  今年3月以来,教育行业的监管风暴悄然到来。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将整顿培训机构列为重点。6月1日,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开始实施,其中第33条明确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6月15日,教育部召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

  近一个多月来,包括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等在内的15家校外教育机构均受到顶格处罚,原因为企业涉及虚假宣传、虚构教师资质、夸大培训效果等行为。亦有媒体报道,www.123456kj.com,部分在线教育机构正在对低幼业务进行关停和裁员。

  业内人士认为,学科类教育培训将迎来强监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将2000年-2020年之间的培训机构类型比较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培训机构越来越单一,越来越集中于提高分数,因为这与盈利点直接相关。未来在监管收紧校外教育培训后,可能很多培训机构会谋求转型。转型的方向可能要根据各个机构的优势和当地学生的需求进行改变,当然也有一些机构可能选择退出。

  也有观点认为,非学科类教育培训或将成为教育机构的下一个发力点。“非学科教育培训,这一块是有市场的,比如美术、音乐等,如今需求也很大,但是最近对校外培训的政策对其也有一定影响。王中王买马网站,”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分析称,一方面校外转校内延长学校教学时间,另一方面大量学科教育机构可能将转型为非学科教育。

  除了要面对其他教育机构的涌入,盘和林进一步指出,非学科教育如今依然是本地教学为主,因为更多是技巧性的,而这些培训师资是关键,短期内,机构很难组建出少儿非学科教学体系。

  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业分析师对分析称,转型跨境电商也好,少儿教育也好,更像是趣店在转型中对于各种路径的探索。这种探索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当前也并未看到由此产生什么收入。企业本身也并没有看到有该转型方向上有独特的资源禀赋。

  也有分析师在一季报财报交流会上对少儿教育业务未来的扩张节奏等提问,祝祺回应称,预计今年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扩张,目前有80多个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在设计和评估过程中。